首页 搜索 论坛 公会 业界 世界史 中国史 学术 文献 文化 考古 教学 休闲
投稿

TOP

古今战役之缅北会战
2007-11-16 19:51:47 来源:顺德一中历史资源网 作者:顺德一中历史资源网 【 】 浏览:856次 评论:0

[注:感谢“顺德一中历史资源网”同意转载历史文章!!!]

缅北会战

  1943年10月,为配合中国战场及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重新打开中印交通线,中国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将军制定了一个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代号为“人猿泰山”。计划从印缅边境小镇利多出发,跨过印缅边境,首先占领新平洋等塔奈河以东地区,建立进攻出发阵地和后勤供应基地;而后翻越野人山,以强大的火力和包抄迂回战术,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夺占缅北要地密支那,最终连通云南境内的滇缅公路。

  担任主攻任务的是郑洞国指挥的中国驻印军新编第1军,下辖孙立人指挥的新编第38师和廖耀湘指挥的新编第22师,兵力近3.5万人。 当面之敌是田中新一中将指挥的日军第18师团,下辖第114、55、56联队,共有兵力3.2万人。该师团是日军的一支王牌部队,参加过进攻上海和南京的作战,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它在新加坡曾以3万多人迫使8万多英军缴械投降,后投入缅甸作战,有“丛林作战之王”的称谓。

复仇胡康河谷

  胡康河谷,缅语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它位于缅甸最北方,由达罗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组成,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季泛滥。据说原来曾有野人出没,因此当地人将这片方圆数百里的无人区统称“野人山”。中国远征军对胡康河谷太熟悉了,前年远征军败退时,闯入这块禁区,损失惨重,遗尸无数。胡康河谷内的每棵数头几乎都撒着中国官兵的尸骨,每处河滩都撒下了他们的血泪。

  现今,复仇之师枪刺林立,尘土飞扬,战车咆哮,铁骑怒吼,气势汹汹地开出了印度。这是一支武装到牙齿的中国军队,这是一群沉睡了多时的恶虎,他们嗷嗷待哺,扑向印缅边境。

  1943年10月20日上午11时,前哨战在新平洋以西无名高地打响。新编第38师搜索连在行进途中与日军的一个大队遭遇。双方立即抢占有利地形,并几乎同时向对方开火。按照以往的经验,日军一个大队(营)的战斗力相当于或超过中国军的一个师。此次战斗一开始,日军根本不把区区一连的中国士兵放在眼里,立即向中国军占据的无名高地发起冲锋。搜索连是新编第38师的开路先锋,全连兵员300余人,配备迫击炮12门,反坦克炮3门,轻重机枪25挺。士兵清一色“M4汤姆式”冲锋枪。战斗一打响,该连即沉着应战,将敌人放入射程内,充分发挥火力优势予以杀伤。当日本兵端着三八大盖气势汹汹扑上来的时侯,骤然间冰雹般的迫击炮弹便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暴雨般的机枪子弹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火墙,把气焰嚣张的日本兵打得晕头转向,一片片、一行行像割禾一样纷纷栽倒在地上。轮到中国军反冲了,只见头戴钢盔的中国士兵更是个个争先,勇不可挡。他们充分发挥自动武器近战的长处,把手持老式步枪的日本人打得血肉横飞,浑身都是窟窿。下午,另一连的中国士兵及时赶到,两路一齐夹击,日军丢下200多具尸体,仓惶而逃。前哨战初战告捷,中国驻印军首创对日军以少胜多的战绩。

  10月24日,新编第38师112团开始攻击前进,29日即占领新平洋。当被俘的日军被带到师长孙立人将军的面前时,孙立人厌恶地皱皱眉头,不假思索地命令参谋:“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枪毙。今后都这样办。”命令被迅速执行。日军第18师团曾在中国战场上犯下累累罪行,这些俘虏手上沾满中国人的鲜血,当然在劫难逃。

  攻占新平洋后,新38师如下山猛虎般扑向于邦。日军第18师团以114联队守密支那,以第55联队第56联队向前线增援,师团指挥部亦向前开进。12月中旬,日军第56联队到达于邦地区。24日上午9时,于邦战斗打响,新38师炮兵部队进行了1个小时的炮火急袭,370多发炮弹在敌人阵地开花。火炮准备后,随着一阵嘹亮的冲锋号,中国军队向日军发起了攻击。亲临前线督战的史迪威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的观感:“中国人打得很好,这些人勇猛无畏,下级军官是好样的。”12月29日,经过6天的激战,新38师全部夺占了于邦的日军阵地。日军第56联队丢下300多具尸体,仓惶向后退却。日军难以理解,昔日那支溃退之师何来如此神力。战后日本的战史是这样记载的:“此番中国军队无论是编制、装备,还是战术、技术,都完全改变了面貌。尽管第56联队奋勇作战,但损失惨重......使全军不禁为之愕然。”

  1944年1月,日军第55、56联队退守胡康河谷内的达罗至太白加一线。新编第1军兵分两路向南进击。左路为孙立人指挥的新编第38师,从于邦地区出发,向太白加攻击;右路为廖耀湘指挥的新编第22师,从新平洋出发,向达罗攻击。到了1月中旬,左路的新38师已夺占日军各外围阵地,开始攻击太白加的前沿。右路的新22师也渡过了塔奈河,进至达罗北面附近的百贼河。

  1月28日晨拂晓,从新平洋起飞的美军飞机开始对达罗日军阵地实施猛烈轰炸。8时左右,新22师的坦克纵队出现了,钢铁洪流就像一把尖刀插进敌人阵地,撕裂敌人的防线,然后掩护步兵反复砍杀,并不失时机向纵深突进。这是中国抗战史上第一场由中国人操纵的向日本人进攻的机械化战争,现代化优势在中国人一边。坦克手们驱使着铁甲战车,猛烈地扫荡敌人的阵地和步兵,驱逐他们,追逐和碾压他们,把他们打得失魂落魄。中国步兵紧跟在坦克后面,利用钢铁屏障的掩护,肃清各个死角,占领敌人工事和阵地。1月31日,一队坦克冒着敌人炮火快速冲进了达罗镇,钢铁履带反复碾压着设在小镇上的日军第18师团司令部,将日军师团参谋长濑尾少将及数十名军官碾成了肉泥。虽然师团长田中新一逃出了该镇,但师团关防大印却落在了中国士兵手中,因此达罗之战就成为日军第18师团战史上的奇耻大辱。

  左路新38师也于1月31日,向太白加发起总攻,美军第10航空队出动了30余架飞机,轮番实施空中打击,日军不得不突围后撤。2月1日,新38师占领太白加。达罗——太白加战斗的胜利,使中国驻印军在缅甸境内退进了站稳了脚跟,开辟了向纵深地区进攻的道路。

  日军第18师团自达罗、太白加一线后撤后,改变防御部署,将第55、56联队成梯次配置,分别占据胡康河谷中心地带的孟关和瓦鲁班地区,两地前后相距约12公里,企图以坚固的纵深防御,阻止中国驻印军的进攻。

  2月20日前后,中国驻印军各部队进至孟关外围阵地,新22师已全部投入战斗。从印度调来的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也已到达前线。根据史迪威的部署,以新38师为左路,新22师为右路,担任向孟关之敌的正面进攻,同时两师各抽出一部兵力攻击孟关反侧;以驻印军坦克部队穿越丛林,切断孟关与瓦鲁班之敌的联系;以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沿北侧山地长途迂回,攻占瓦鲁班,完成对日军的包围。

  2月24日,中美联合部队向日军发动全面进攻,新22师和新38师主力迅速向孟关逼近。3月1日,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抵达瓦鲁班东北面地区,随即向日军发起攻击,并占领其侧后南北河渡口。日军发觉其后方被截断后,除留少数部队在孟关正面抵抗外,集中全力向瓦鲁班发起反击。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在已迂回至此的新38师113团支援下,与日军展开激战。3月4日,新22师攻克孟关,继续发展进攻,日军被包围在瓦鲁班周围的狭小地段。

  3月8日,驻印军坦克部队投入战斗。在战车的追逐下,日本兵像兔子一样,四散奔逃。这是用石头对付鸡蛋,用钢铁对付肉体的较量。这是以血还血,以命抵命的复仇。这是泰山压顶,不可抗拒的胜利进军。有的日军躲在土包式工事里顽抗,坦克手们给它一发穿甲弹,立刻叫它底朝天。有的日军躲在树丛下射击,一发榴霰弹打过去,丛林内便是一滩滩肉泥。伏在草丛中的日军,一发燃烧弹便叫他原形毕路,白骨成堆。还有些笨拙的日本兵,被战车撵得满地乱跑。坦克手先拿他寻开心,赛赛跑。日本兵在前面跑,战车在后面追。跑上一小程,日本小鬼子跑不动了,想往旁边闪。于是,车手加大油门,战车“呼”地朝鬼子屁股碾过去.....进军路上,横七竖八,躺下具具日军尸体。战至3月9日,日军第55、56联队死伤过半。最后凭借工兵部队在丛林中临时开辟的两条秘密通道,侥幸逃出绝境。

奇袭密支那

  孟关——瓦鲁班战斗,日军第18师团死伤过半。日本缅甸方面军急忙将第53师团调到北缅,增援第18师团作战。同时,在缅甸组建第33军。由本多政材中将任军长,统辖第18、53、56师团。本多政材把第18师团残部和第53师团部署在孟拱河谷,企图据险顽抗。

  孟拱河谷地势险要,南北走向的南高江将河谷劈为两半。谷内的加迈和孟拱两大重镇隔江对峙,攻守相望,互为犄角。史迪威与中国将领们商讨后,作出了一项大胆的作战部署:以新22师向加迈攻击前进;新38师沿加迈左侧向孟拱迂回;另以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和刚刚赶到前线的新30师第88团、第50师第150团组成中美联合突击队,绕道北侧的崇山峻岭,插向敌后的战略要点密支那。将日军在密支那、孟拱、加迈一线分割包围,予以歼灭。

  1944年4月24日,新22师和新38师向各自目标攻击前进。28日,中美联合突击队秘密向密支那进发。5月14日,史迪威终于收到了中美联合突击队发出的信号,他们距密支那还有48小时的路程。两天后,这支部队隐蔽地接近了密支那外围。

  5月17日清晨,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对密支那进行了长时间的轰炸。上午10点,中美联合突击队向密支那以西约1公里的飞机场发动猛攻。日军对突如其来的中美部队茫然失措,仓皇抵抗。中美联军经过4小时的战斗,完全肃清了机场上的敌人。下午,满载着武器、弹药、给养和增援部队的运输机和滑翔机,在密支那机场降落。第二天上午,史迪威带领12名战地记者飞抵密支那。随即,“盟军奇袭占领密支那”的新闻迅速传向各同盟国。自以为是的英国人曾断言中美部队无法占领密支那,当丘吉尔得知中美军队突然占领密支那机场后,马上责问英东南亚战区司令蒙巴顿“他们是怎样漂亮地在密支那从天而降的,对此你有何解释?” 密支那的初步胜利,切断了孟拱、加迈之敌的后勤补给线,大大鼓舞了新22师和新38师对日军的正面进攻。5月底,新38师将瓦兰之敌团团包围,主力迅速向孟拱方向急进。6月1日。新22师攻克马兰高地,立即向加迈发展进攻。16日,新22师占领加迈,歼敌大部,日第18师团团长田中新一率3000余残兵,在第53师团主力的接应下仓皇南逃。6月25日,新38师攻克孟拱,歼敌1600余人。

  但是,夺取密支那城区的战斗却进行得十分艰苦。中美联合突击队占领密支那机场后,日军急忙调派部队向密支那增援,使该地日军从3000多人迅速增加到5000多人。史迪威连续向密支那空运了第14师的第41、42团、新30师的第89、90团、第50师的149团。各部队不断向日军发动猛攻。但日军凭借坚固的工事,顽固抵抗。

  7月以后,孟拱、加迈之敌已被歼灭,密支那成为一座孤城。但是,日军指挥官水上源藏少将按照“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依然负隅顽抗,作困兽之斗。中美联军调整了部署,以第50师、新30师和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从三面围攻密支那。

  7月13日,中美联军向密支那发起总攻,很快肃清了外围阵地,攻入市区,随即开始与日军逐个房屋、逐条街道地进行艰苦争夺。经过20天的激战,终于在8月3日肃清了密支那的残敌,占领了整个市区。日军城防司令官水上源藏见大势已去,被迫自尽。仅有少数残敌偷渡伊洛瓦底江,向八莫逃窜。

  密支那的克复,标志着盟军缅北会战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缅甸战场的主动权从此转入盟军手中。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两条被阻断的运输线——中印公路同滇缅公路的连通指日可待。此次会战,给日军王牌第18师团等部以毁灭性打击,歼灭日军2万多人,中国远征军一雪两年前兵败缅甸的耻辱。廖耀湘在胜利后,立即至电蒋介石,兴奋地谈到“此次敌重武器及军用车辆遗失之巨,人员死伤疾病转于沟壑者之众,狼狈溃散惨状,有甚于两年前国军野人山之转进。追昔睹今,因此痛雪前耻,官兵大奋。”

24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古今 战役 会战 责任编辑:thexrock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古今战役之淮海战役 下一篇古今战役之百团大战

相关栏目

内容页面右侧列表广告位二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重要声明】

  [溯古追风世界历史网]旨在提供一个网络互动平台。站内所有文章均由原创作者提供或来自互联网,所表达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请大家在阅读文章时,进行分析性阅读,不要盲从文章内容。如转载本站请注明原创作者及本站出处: [溯古追风世界历史网] 字样,并指向链接地址: http://www.xhistory.net